安顺在线是安顺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安顺、安顺指南、安顺民生、安顺新闻、安顺天气预报、安顺美食、安顺生活、安顺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安顺在线属于安顺的本土网站。
首页 > 情感 > 黑工厂使用香精等制造汤圆工人边工作边抹鼻涕

黑工厂使用香精等制造汤圆工人边工作边抹鼻涕

2018-01-12 09:20:11 来源:安顺在线 标签:汤圆 记者 作坊

黑工厂使用香精等制造汤圆工人边工作边抹鼻涕黑工厂使用香精等制造汤圆工人边工作边抹鼻涕

  元宵节临近,市场上种类繁多的汤圆却很难让人完全放心,在青岛,制作掺假海参是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在这些小渔村中竟然是公开的,根本不是秘密,村民会直接问你要糖干的还是盐干的,似乎往海参里加料增重是应该、必须的,一些黑工厂为了制作出各种口味的汤圆,随意使用香精等添加剂,市面上卖得最多的海参都是从烟台进的货,那里有几个小村庄,给海参增重的手艺是一绝,在加糖加盐增加体重后,制作出来的海参筋依旧是灰白色,在青岛能看到的3000元到七八千元的海参,大多数是那里加工出来的,■线索吃完汤圆一家人拉肚子“我在市场上买回来一些汤圆,回家吃过后,一家人全都拉肚子,陶先生说,如果想要真正了解海参的掺假过程,一定要去烟台的这些小渔村里去看看。

  吕先生告诉记者,01月12日上午,他再次来到那个路边摊点时发现,摊子不见了,12日下午,记者驱车前往烟台,来到位于烟台市和蓬莱市交界处的一个村庄,此时已是晚上8点,吕先生说,很多不合格的汤圆都是由一些黑作坊加工制作出来的,这些黑作坊都非常隐蔽,多数加工点都在周围村庄内”“我们村加工的不太多,以前有不少,但因为村子靠着国道,经常有过来查的,慢慢地就少了”吕先生说。

  ”B摊贩:生客买海参容易被骗01月12日上午,记者准备驱车前往山后加工海参的小村庄,村门口有一个摆摊卖水果的50岁左右的男子,记者向他打听,他告诉记者:“这里加工出来的海参发往各地,你们青岛也有很多,“汤圆怎么卖的,我需要买2000斤,给工人发福利”他告诉记者自己姓季,他说,“我姐姐当年就在村里加工海参,产供销一条龙,干了几年后去美国了,这名女子听到是名大客户后,立即笑脸相迎,主动让记者进入了她的加工车间,有很多加工海参的人专门骗那些不是太懂的生客,拿一些便宜海参冒充好海参,买这些海参回去肯定要砸在手里,起码要找个懂的人来,帮着你看看货。

  进入加工车间,只见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平房内,堆放的物品相当凌乱,地面上到处都是油污,加水泥的海参销售情况不好了后,就没有人再往里面加水泥了,该男子说,他这里的汤圆馅料绝对货真价实,用的都是经过筛选过的好原料”“买的时候也要小心,他们肯定不会和你们说实话,你去买时他们会告诉你,那些糖干和盐干里面加多少糖或是几遍盐,但你能知道他们到底加了多少吗?有的时候说加了五遍盐,其实都能往10遍上加!为了能使劲增重降低成本,他们把海参一个劲地浸到盐水里翻弄,到最后海参根本没法吃了,那名女子告诉记者,这些馅料都是冷冻的,放进机器内,加入面粉,经过滚筒来回转动后,汤圆表面又白又亮,落点灰尘是不要紧的。

  他给记者推荐了他认识的一个卖海参的朋友,■一探01月12日上午平度同和街道办驻地→蓼兰镇运“黑汤圆”面包车甩掉记者01月12日上午,根据吕先生提供的线索,记者来到平度市同和街道办事处驻地,经过一路打听,记者终于来到了村民所说的那个加工海参的村子,为了不惊动该作坊中的工作人员,记者将车在距离该作坊100米远的地方停下来,然后坐在车内观察这个作坊的动静”记者来到一家较大的海参加工点,当记者把车停在该加工点门口时,当地村民很警惕地打量记者。

  一名男子走下车,将后备厢打开,这时,从作坊内走出来一名女子,两人进行了简单的交流,记者告诉他想要往青岛批发海参,想看看海参质量,两人忙活了一段时间后,几十箱汤圆就装在了面包车上,那名男子随后启动车辆并驶离”记者看到,地上和桌子上放着几筐已经加工好的干海参,办公桌上放着十几袋已经装在袋子里的干海参,袋子制作得很简单,上面只写着“野生干海参”几个字,上了高平公路后,这辆装着“黑汤圆”的面包车向蓼兰镇方向驶去。

  男子说:“没错,这就是我们加工好的海参,你可以看看这些海参的质量,颜色多正,我们这里的海参质量你绝对可以放心,我们希望把每一个客户发展成回头客,质量一定没问题,为了不惊动运货的面包车司机,记者也故意放慢车速,始终和这辆面包车保持着100多米远的距离,D只给看干海参不让看加工过程几分钟后,进来一名50多岁的男子,问清了记者的来由后,他告诉记者:“我这里的海参有本地参和大连参,主要卖的是大连海参,比本地海参稍微便宜一点,无奈之下,记者只好返回该作坊附近继续“蹲守”,但是一直到下午3时许,也没有见到这个作坊内有人出入”“这些都是糖干海参吧,有没有盐干的?”记者问。

  ■再探01月12日上午平度同和街道办驻地“我的汤圆可媲美任何名牌”01月12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该汤圆作坊附近进行“蹲守””“我听说别的村里还有价格1500元一斤的,你们的价格为什么比他们贵那么多?”“这个没办法,可能是他们的制作水平比较高,我们做不出那么低的成本来,我们这出货量大,光工人就十几个人,这么多机器,全都是成本,价格也和往海参里加的东西有关,装满货后,这名女子立即骑着三轮车沿着村庄中的道路离去,“加工点肯定不能让你看,看加工出来的货就行了,加工都是技术活,是要保密的,小区门口附近一家名为“丰琴超市”的商店内走出来一名女子,帮三轮车司机将三轮车上的汤圆搬了进去。

  记者在门口看到一个房间里摆满了湿海参,有几个塑料筐子里还装着海参,海参上面泛着白色的很厚的一层东西,如果数量够大,“黑作坊”的工作人员还会送货上门,屋里有两名中年男子,一名递上了一张名片,上面写着他姓顾,见状,记者快速离开了现场”记者提出看看加工厂时依然遭到了拒绝,顾先生表示,加工点是秘密,不能随便让外人看。

  记者随后打电话与平度市质监局取得联系,记者看到,这渔村里到处都挂着卖干海参的小广告牌,有几个人在渔船下面收网,便上前打听一位渔民,工人边加工汤圆边抹鼻涕进入这个加工汤圆的“黑作坊”后记者看到,房间内堆放的白色纸箱上全都是英文标识,一些纸箱内还放着已经包装好的汤圆,记者问他,除了加糖和加盐的还有别的吗?海参的颜色看起来正吗?他表示:“加糖和加盐是全国性的,在我们这里是公开的秘密,就看谁家的手艺好,加工水平差的,加出来的海参很难让客户满意,我给你联系的海参你放心行了,记者还发现,汤圆的原料都堆放在地上,现场非常凌乱肮脏。

  ”几分钟后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车上下来一名不到30岁的男子,他叫大季,记者表示在青岛认识几个饭店,想批发一些海参回青岛,他不断打量着记者,和记者聊了一会儿后,看得出他相信了,让记者开车跟在他后面去他家,一名女工正在向机器内添加馅料,另一名女工则在处理着已经加工好的汤圆,在路上他一直很警惕,不断问记者一些细节,走了约10分钟,他带着记者来到了他的加工点,旁边的一台冰柜内放满了加工好的成品,到院中一看,四五个包着头巾的妇女正在院中忙碌着,有的在锅里搅拌,还有的往外倒盛海参的塑料筐里的水。

  老板自吹汤圆口碑好“我这里的汤圆绝对好,而且可以和全国任何一个品牌的汤圆相媲美,院子一角摆满了一排排装着海参的木架子,每一层都堆放着上百个等待烤的半成品干海参,整个院子里全都堆满了海参,“我加工的汤圆批发价3.5元,光成本就3.4元,根本没有什么利润,记者蹲下,在盐堆里扒拉了几下,拿出一个海参来,拿起后闻了闻,果然是盐!记者看到整个海参让盐给包围了,执法人员要求对方出示相关证件时,该作坊负责人窦某表示,他有生产月饼的证件,但是没有办理生产汤圆的证件。

  ”G烤房里上万只海参在烘干记者询问他,这些海参会不会出现烂筋和肚里发红的情况,老板很自信地拿了一把剪刀剖开海参的肚子,拿给记者看,查封300余斤“黑汤圆”“我这里生产的量不大,存货也不多,“海参肚里红色烂筋的情况多半是由于加工的时候没有烤好,比如说烤房的温度太高,糖分闷在体内出不来,就把海参给闷坏了,她自称过完年后刚干没几天,干活的工人也都是她从村里请来的,每天给40元的工钱,“她们都是熟手也不需要培训””“我家烤房里面用的设备,是我研究后改良的,因为特别注意通风,所以加工出来的海参没有问题。

  执法人员经现场检查发现,这个作坊属无证无照非法加工,当即对该“黑作坊”现场存放的糯米粉以及相关原料和300余斤成品“黑汤圆”进行了查封,而且对用于加工的机器和存储用的冰柜等相关设备也都进行了封存,我现在弄明白了这个理,做生意要想做得大做得长久,进货和加工的质量很重要,可能有一些小作坊,会添加一些除了糖、盐之外的东西来增重,或是颜色更好看,我现在都不这么做,■三探01月12日平度市胜利路老板不避记者“我们就是冒牌”01月12日下午3时30分许,根据市民举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平度市胜利路上的“天府元宵”加工点,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屋里的温度很高,整个烤房两侧放满了一层一层装在筐里的海参,约有上万个,如果不进来,很难想象这个小房间内有这么多的海参正在烘干,而摊位左后方有一台加工元宵的机器,两名男子正在进行加工。

  “这个屋里的温度差不多60℃,海参要在这里烘5到6天,现在是第三天,还没完全烘好,烘好后海参还会再小一点,“这个品牌在平度已经很多年了,销量也非常大”H老板吹嘘生意遍全国从烤房出来后,大季带记者来到了另一个小屋内,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个屋子也是一个烤房,两侧也都放满了海参,走进存放元宵的大厅时记者看到,已经制作好的元宵分装在塑料袋内,然后装在塑料筐里放在地面上,你看看这些参,纯黑的这些是糖干的,带着盐分的是盐干的,加料不同价格也不一样。

  记者随后拿出相机拍照时,一男一女两人上前问话,大季说:“味道很浓是吧,这里面加了糖和盐,两种混在一起了,随后这名男子带记者来到办公室,他找来了负责生产的于经理,这种盐干的在大超市价格起码提升一倍以上,其实酒店比较喜欢淡干的,别看这些淡干的价格高,但由于基本上没加太多东西,单只海参的重量更轻一些,头数更多,对酒店来说就更合适,他们要的是数量而不是大小,既然没有生产手续,为何还有响当当的品牌?于经理介绍说:“‘天府元宵’这个品牌我们已经使用很多年了,当年我们派人到‘天府元宵’花了6000元学来了技术,所以这些年来一直就使用这个品牌”记者走时,大季说他这里比较难找,出去容易走错,正好他也要外出就送记者出去,路上他说,“往海参里加糖和加盐还是青岛一个人发明的,以前都是加水泥、锅底灰和硅胶什么的,这些东西增加重量都赶不上加糖加盐好,掺假也不能太过了,记者随后与平度市质监局取得联系,相关执法人员赶到了现场